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全部文章/ 正文

张朱皓然偶像崇拜地图-染泥

作者: admin  发布: 2019-04-15 分类:全部文章 阅读: 40次

张朱皓然偶像崇拜地图-染泥

张朱皓然

蜗居深宅多年
来去身孤影单
几番移步探景
折枝花柳知返
开始见老树的诗画喜欢。后来看多了,喜欢的感觉就淡了一点。据说老树在大学里教书,看过一回他的图片,呈豁达态。朋友的诗从老树的画来,但与老树不认识,不敢搬图侵权,所以只照录朋友的诗了。
冥想想文题的时候,朋友来了一个表情,我回:在拟标题。
颠来倒去一番,就是“偶像崇拜地图”吧。此题与朋友送过来的图合,与早上发的朋友圈合,与要写的内容也想着合。

“让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……”
沿着长安街西行,南拐,电话打给朋友,告诉他我到了。朋友出来,我们聊,聊了一阵打道回府。
当初与朋友见面的时候没想很多,现在想来,就像这桨声的响起一样,就是朋友在的那个地方传出来的声音伴随了我很多年,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,都会是一大段一大段的回忆。
“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何日更重游?”
白居易的诗背过,滚瓜不滚瓜的也八九不离十,后来忘的差不多了,稍稍有那么个影。朋友的一张图传过来,偶像就出现了。
图下边该是西湖的。即便不是西湖,那图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里是有西湖的那个城。
不得了呀,杭州!这里偶像们扎堆呀。大街小巷的不说,西湖边上一站,远处的马二先生在那里转悠呢。
湖心亭在那里,不知喝酒的人为谁?崇祯五年那个雪夜拥毳衣炉火喝酒的人不可能了,壬戌之秋“举酒属客,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”的那个人也不可能了,可是从这张图里的某处走出来的朋友倒有可能。早上我看着图数了数,1,2,3,4……
巧了,偶像们一个共同的特点是都不拒绝快乐!
酒是乐,游是乐,琴、棋、书、画个个都是乐。
早上的两条朋友圈中的一条留给了一个小广告:
“食用碱代理,对酸度过高缓解有一定作用。原产地中国,历史数千年,价格看着给,免责声明:无效别赖我。”
选择食用碱代理的原因是它没有危险,使用合理更好,不合理副作用也不大。
化学学的不多,知道酸多了可以用碱调整一下酸度就会减弱。
原产地说是中国,而不是具体的某个地址,主要考虑的是这“碱”所使用的文字是汉语,见到的朋友们也都是以汉语为母语。
虽然《红楼梦》牌碱产生于清朝,《菜根谭》牌碱产生于明朝,可他们里边也都有几千年的传统工艺在里边的。生产日期与生产历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这里已经标明是“历史数千年”了。
更多的品牌和出厂时间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的,比如《易经》。轻敲键盘,一大堆内容就出来了。略加删节留下这些:
易:改变;经:书籍。《易经》是一本揭示变化的书,由太极阴阳图和八卦及六十四卦构成。
以《易经》规律为源头的中华传统文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,是中国自古以来一直在用而未被今人全面了解的中国文化之核心,包含了:对立统一、阴阳互根、阳逆阴顺、此消彼长、物极必反等规律,和这些规律数千年沉淀和积累形成的自强不息、厚德载物、居安思危、乐天知足等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特征,以及中华文化的核心和精髓——和谐意识。
《易经》牌碱棒的很。
有的朋友是宝山在手,却总觉没有。
再上一匙《菜根谭》牌碱:
“处治世宜方,处乱世当圆,处叔季之世当方圆并用;待善人宜宽,待恶人当严,待庸众之人宜宽严互存。”(洪应明《菜根谭》)
这里面对的对象没有恶人,只有善人,于是便在“待善人宜宽”这里多加了几克。
你说:“没看明白。偶像地图在哪呀?”
北京,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是不是偶像?
是。歌声好听,词作者乔羽,曲作者刘炽是偶像不?
杭州,《忆江南》是不是偶像?《湖心亭看雪》是不是偶像?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是偶像不?
是。白居易、张岱、苏轼哪个都是偶像级的。
偶像多多,一抓一大把。俯身,跪拜?还是不必了。
致敬偶像的方式就是画自己的圈。
怎么画?
比如乔羽,朋友送过来歌的时候想起词作者是他来,脑海里闪现那么一秒;比如刘炽,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隐约想起他好像是曲作家。退一步,听歌就听歌,听完了,心里来一句“这个不赖”也就有了。
比如白居易,看见《忆江南》的时候可能想,“哦,白居易的。”这就足够。这就说明白居易这个偶像没白偶。
不敢给正确的“偶像打开方式”,只能提供一个参考的:
起床,吃饭,上班,午休,上班,晚饭,休闲。在确保不耽误事的情况下像,随便提溜出谁来就有了。叫偶像们排成一排也可以的。

百花版《红楼梦》
(2015年2月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)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

我不去想,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 我不去想,能否赢得爱情,既然钟情于玫瑰,就勇敢地吐露真诚。 我不去想,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,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 我不去想,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,只要热爱生命, 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!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友情链接